《早安,老公大人》火辣来袭 第90章 流产(上)

“你居然要给他生孩子!”顾彦泽攥住许荣荣的肩膀把她拉过来,又推着她狠狠地撞到墙壁上,他就像一个精神失常的嗜血狂魔。

“你居然要给他生孩子!”顾彦泽攥住许荣荣的肩膀把她拉过来,又推着她狠狠地撞到墙壁上,他就像一个精神失常的嗜血狂魔。

许荣荣整个后背都被撞得生疼,但是她更担心肚子的孩子,她费力地挣扎着:“顾彦泽,放开我,我的孩子……”

这一说就好像是提醒了顾彦泽一样,他喷火龙似的猛地把许荣荣扛起来,重重地扔到了床上。

许荣荣已经尽量避免腹部被摔到,却还是无法完全避免。

她爬起来,看见顾彦泽正在逼近,忍不住往后退,顾彦泽却猛地扑上来,整个人压住了她。

“不要……”许荣荣流着眼泪哀求,“顾彦泽,不要……”

顾彦泽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,“手,或者脚,随便,废了战熠阳!”

“不要!”许荣荣更加尖厉地叫起来,她拉住顾彦泽的手,眼泪滚落下来,“顾彦泽,不要伤害他,我求你……”

顾彦泽揪住许荣荣的衣领,恶狠狠地说:“求我有什么用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!”

“……”许荣荣看着身上那个丧心病狂的男人,流着眼泪,难以抉择。

她不愿意被顾彦泽碰,可是……她更不愿意战熠阳受伤。

战熠阳还那么年轻,他是那么骄傲的人,他应该大有作为,他不应该在最好的年纪就变成废人。

他是英雄,他不能失去战斗的能力。

这样看来,战熠阳才是最重要的。

比起战熠阳,她算什么?

“还在犹豫?”顾彦泽对着电话大吼,“动手!”

“住手!”许荣荣闭上了眼睛,唇颤抖着,夺眶而出的泪水顺着脸颊流到唇角,渗进嘴里,味道异常的苦涩,她仿佛看见很多东西在离自己远去,看见自己在堕落,“顾彦泽,我答应你……我……我什么都答应你,不要伤害熠阳,不要伤害他……”

“你怀着他的孩子为他付出,”顾彦泽笑起来,“荣荣,你这样,让我真的很难受。”他猛地低下头,狠狠咬住了许荣荣的双唇,手去撕她的衣服。

许荣荣绝望地挣扎着:“顾彦泽,我求你,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“闭嘴!”顾彦泽就像饿狼在狼吞虎咽似的,狠狠地用唇齿去肆虐许荣荣颈项上的肌肤,每个动作都带着复仇的快感。

许荣荣一想到顾彦泽要对自己怎么样就如看见了巨大的黑洞一样,恐惧蔓延遍全身,第一次这个男人龌龊得让她绝望。

“你就要是我的了!”顾彦泽忽然又兴奋起来,伸手要去脱了许荣荣的牛仔裤,许荣荣猛地瞪大眼睛,抬脚用膝盖顶了顾彦泽一记,恰好顶在他的胯下……

顾彦泽痛得冷汗直流,许荣荣抓住胸口的衣服想逃,猛地被顾彦泽踢下床……

床不高,许荣荣摔在了地毯上,她忽然感觉到小腹一阵绞痛,下意识地去护住肚子……

孩子,绝对不能伤了孩子。

“你还想要这个孩子!”顾彦泽红着眼睛把许荣荣拉起来,又猛地把她推倒……

力道太大,许荣荣不能稳住自己,她往后摔去,腰撞在桌角上,紧接着整个人摔下来。

“我的孩子……”许荣荣蜷缩在地上,的小腹一阵难以忍受的疼,但她也只能紧咬着牙关。

顾彦泽把她从地上揪起来,让她看电脑屏幕,屏幕上显示战熠阳正在被人毒打,她摇着头:“不要……顾彦泽,让他们停手,不要再打了。”

“再说孩子两个字,再敢抵抗,我就让人直接杀了战熠阳!”

许荣荣闭了闭眼睛,被顾彦泽押着跪了下来,他说:“脱掉你的衣服,说你错了,说你不爱战熠阳!”

“顾彦泽,你真的已经疯了……”

这句话又狠狠地刺激了顾彦泽,他揪着许荣荣的头发,强迫她仰起头看着他:“疯了我也要得到你!”他把许荣荣压在地上,强行去脱她的衣服,整个人就像失控的野兽。

“顾彦泽……”许荣荣绝望地流着眼泪,“我会恨你一辈子的。”

顾彦泽猛地一膝盖顶在许荣荣的小腹上,“无所谓,我会把你关起来,关在我身边一辈子。我只要你是我的,恨或爱,没关系!”

许荣荣只是感觉到小腹一阵无法忍受的剧痛,下身一热,鲜血顿时染红了地毯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“少将,嫂子最后两个位置分别是圣心大酒店和一个赌场。”战熠阳的耳机里传来下属的声音。

“她不可能去赌场,只是拿了她手表的人去了赌场而已,所有人到圣心大酒店,查出顾彦泽在哪个房间!”战熠阳的轮廓都透出冷冽的杀气,违规转换方向,车子撞坏了无数的公共设施,直冲向圣心大酒店。

顾彦泽联手蒋悦怡甚至他该称为父亲的男人算计了他,他父亲甚至配合顾彦泽把许荣荣骗到了酒店,这些人,他回头一个都不会放过。

现在,最重要的是许荣荣。

战熠阳的车速太快,交警的车呼啸着在后面追,最后也被他远远地甩掉了,三十分钟的车程,他硬生生只用了八分钟,赶到了圣心大酒店。

酒店已经被他的兵包围,他跳下车,钥匙不拔车门不关就冲进酒店。

陈浩然正在逼问前台顾彦泽在那个房间,否则这里几百个房间他们一个一个搜过去太难了,前台死活不肯说,战熠阳远远地朝着前台开了一枪,子弹从前台的耳边呼啸而过:“说!顾彦泽在哪个房间!”

前台差点跪下来,“2012。”

战熠阳和陈浩然冲进电梯,上20楼。

……

……

顾彦泽傻傻地看着鲜血从许荣荣的腿间留下来,染红她的牛仔裤又染红地毯,手开始颤抖……

许荣荣的脸上满是泪水,她蜷缩在地上护着小腹哀求着:“顾彦泽,叫救护车,你不能杀了我的孩子,叫……”

“我没有杀人!”顾彦泽扑上去捂住许荣荣的嘴巴,用力得不留一丝罅隙,“我没有杀人,你闭嘴!闭嘴!”

许荣荣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,挣扎起来,然而她越是挣扎顾彦泽的力道就越大,最终,她窒息过去……

看着许荣荣不再有动静,顾彦泽像猛地清醒过来一样跳开了,疯子一样自言自语:“我杀人了……我杀人了……”

“嘭–”五星级酒店坚实无比的大门被踹开,战熠阳踏着门板冲进来,见到地上的许荣荣那一瞬间,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捏碎了一样,干涸了几个世纪的眼眶泛出绝望的红色……

跟许荣荣身上流出来的鲜血一样的颜色,一样的绝望。

–等你回来了,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!很好的消息!

几天前她的话还历历在耳,她说这句话时一双眼睛明亮清澈,闪烁着异彩,整个人明艳动人。

那时的她有多迷人,她就有多期待着把好消息告诉他。

那时他尚未想到她的好消息是什么;尚未想到她已经怀了他们的孩子,就等着他任务完成回家,一个字一个字地告诉他。

可是,他没能保护好她,没保护好他们的孩子,她才刚刚怀上,她还来不及亲口告诉这个消息的孩子。

战熠阳疯了一样扑过去把许荣荣抱起来,抱得紧紧的,好像抱紧了孩子的生命就不会流逝一样……

“荣荣,”他一只手扶着许荣荣的的脸颊,不停地叫她的名字,声音微微颤抖,“荣荣……”

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许荣荣,她白皙的颈项上满是伤痕,脸上白得像被抽干了所有的血液一样,整个人像正在凋零的白玫瑰。

她就好像……要死了一样。

他忽然害怕,他好像眼睁睁地看着什么在流逝,伸出手去又抓不住。

悄无声息的,一滴晶莹的液体低落到许荣荣的脸上……

“救护车在楼下了。”陈浩然走过来,“熠阳,把她带下去,你这样抱着她什么用都没有。你……”陈浩然忽然不再说话,他看见了这个男人眼底的泪。

从小到大,这是他第二次看见战熠阳流眼泪,第一次是十二年前他母亲去世的时候。

但是那个时候的他看起来,远不如现在绝望。

“快带着荣荣下去啊!”陈浩然的眼眶也有些发热,“她的身体要紧!”

战熠阳这才突然醒过来一样,抱着许荣荣冲出了房间。

军区总医院最顶尖的妇科医生在候着,战熠阳把许荣荣放到病床上,揪着女医生的领口,眼神锐利而又坚定:“孩子,大人,我都要他们像没出过任何事一样!”

“少将,情况不太乐观。”女医生说,“我一定会尽力的。”

女医生转身上了救护车,陈浩然把战熠阳也推了上去。

两名交警骑着车在前面开路,救护车一路通畅无阻地开向医院。

救护车内的每个人都高度运转着脑袋,匆忙却有序。

战熠阳坐在一旁,紧紧握着许荣荣的手,目光停留在许荣荣的脸上,人不动,目光也纹丝不动,整个人像一座雕塑。

“病人失血过多,叫手术室准备好输血。”主治医生紧皱着眉头,看向战熠阳,“战少将,请您……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“……”战熠阳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,呆呆地看着许荣荣。

主治医生叹了口气,她明白这有多令人难以接受。可是战熠阳现在的样子,倒是出乎她的意料,他现在看起来完全不像那个传说中冷血果断,骁勇善战的少将,他只是一个……痛失了孩子的男人,跟每个普通的男人一样。